邓文迪 让我讨厌的老少配

  邓文迪和田小姐有着某种程度上的相似性,她们人美腿长,一样的心机满满、野心勃勃,她们借力于男人完成了从一个阶层向上一个或几个阶层的跳跃升迁,她们不满足于从男人处揩点儿财富的油水,她们试图把自己也打磨成一个成功的商人,把自己的脚稳稳地插在上流社会里。

  田小姐还在变身的路上,邓文迪却在变身后迎来了婚变。邓文迪把整个青春搭售给了几位老人和准老人,换来了美利坚人民的身份,换来了两处无关大局的不动产(邓文迪在与默多克离婚后,获得了曼哈顿第五大道的一处豪宅一处,以及位于北京故宫附近的一栋四合院),换来了在上流社会的寒光耀目流星过。眼下她依然在微博上晒她在MetBall上与女儿走红毯,晒她参加了Givenchy的秀,却人气冷清,反应寥寥。

  邓文迪与默多克离婚后的一项重大溢出效应,就是加深了大家对面相学的研究。一场关于邓文迪为何在嫁入豪门后,面相越来越狰狞的讨论,成为我辈观察两性关系的新视角。

  

  在这场与豪门交手的婚姻中,无论是婚姻行至深水区,还是分道扬镳后,邓文迪的面部曲线都日益紧绷狰狞,眼神愈发犀利冰冷。

  虽然早年她也是一张写满欲望与野心的脸,可眉眼间还开阔,依然有让人想与之亲近的圆润之气,后来却似驾着一朵乌云而来,像利器一刀刀一道道刻出一张脸。

  精神世界常互相忽悠、自我欺骗、权衡利弊,肉体却从来不说谎。我认识的一个菇凉曾试图主动去吻一个态度模糊的相亲对象,对方第一反应是避开。后来她把这个细节讲给我,当时我就知道这俩人铁定没戏。把决定权交给动物本能也没那么糟,至少它赤裸地诚实。判断一个菇凉在一场情感关系中是否生活的好,其实她的脸早就给了所有答案。

  于是由邓文迪这张脸的变幻,延展出了那场“邓文迪为何越来越狰狞”的大讨论,讨论内容归结起来大致如是:

  年轻的邓文迪把一杯调和着算计与野心的红酒泼洒在了默多克身上,埋下了这场婚姻的伏笔。他们签订了复杂的婚前财产协议,约定婚姻时间每延长一年,婚姻结束时,邓文迪就可以分得更多的利益。婚后邓文迪用默多克冷冻的精子生下两幸运农场个女儿,挟娃以令老公,两次修改了财产协议。邓文迪试图从默多克的商业帝国延展出一块自己的版图,但开疆拓土并不顺利。以及最终由默多克披露出的那段绯闻,她借助默多克进入了上流社会,与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莺飞燕舞。

  那纸写着“婚姻时间每延长一年,婚姻结束时,邓文迪就可以分得更多的利益”的婚前财产协议,表明了老默多克的态度,他从一开始就默认了这场婚姻背后的交易属性,并试图制定出一套将利益尽量合理分割的游戏规则。

  默多克与第二任妻子安娜离婚时,安娜本可以把所有产业分走一半。但她只要了几千万美元,条件是他们的几个孩子将成为默多克家族基金的平等受益人,也是唯一受益人群体。该基金控制着新闻集团38.4%的表决权股份,按照目前的市值,新闻集团连同姐妹公司21世纪福克斯影业的总价值大约在920亿美元。

  邓文迪要打破所有的既定规则,无论是她与默多克的婚前财产协定,还是默多克与安娜的财产分割协议。她总是想要更多。尽管在婚后的2002年和2004年,两人两次签署了新的财产协议,文迪还是不断地向默多克施压,让他把他们的两个女儿也列为平等受益人。她不仅要默多克的,还要拿走默多克前妻的。

  邓文迪的保姆徐英淑曾回忆说,2004年的圣诞夜,默多克的家里爆发了剧烈的冲突。“他们整晚都在为了孩子们的财产权益而争吵”。

  这似乎是邓文迪的一向风格,她总是先以一个元气少女的状态混入一个圈子,然后打破这个圈子的既有平衡与规则,试图从中攫取更多。

  就像她1988年在Cherry夫妇的帮助下获得学生签证,进入加州州立大学学习。这本来是一段关于恩情的美好故事,却变成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。1990年2月,53岁的Jake Cherry却选择了与太太离婚,与22岁的邓文迪结婚。1992年9月,邓文迪和Cherry先生两年零七个月的婚姻走到了尽头,婚姻的时长仅比获得绿卡所要求的时间只多七个月,这也是邓文迪被列幸运农场走势图技巧为心机婊的重要原因。

  在与默多克的婚姻中,邓文迪得手也失手了。

  2006年7月20日的《查理·罗斯(Charlie Rose)》访谈节目中,默多克在没有提前通知自己前妻的情况下突然宣布,他与邓文迪的两个女儿也会获得家族基金的股份,但是不享有表决权。邓文迪不仅为女儿争取到了默多克的财产,还争取到了默多克前妻的财产。对于默多克的帝国,她一定还有着更多的想法,但默多克没有给她这个机会。

  她就像一棵藤缠树,看上去依傍而生,却渐渐把树越绕越紧,改变既有的养分分配、生态平衡,她绵延、攫取、在幽暗中积蓄力量。她没有边界,只要可以碰触汲取的,她都要拿在手中。

  终于,默多克挥刀斩断了他们之间的连接。

  几天前,大海那边传来84岁的默多克“梅开四度”、与59岁的长腿名模霍尔再度订婚的消息。

  与邓文迪相似,新欢霍尔依然是位长腿美人,依然与默多克有着巨大的年龄差,默多克审美如故,不过不似默多克与邓文迪订婚时的众论哗然,这一次围观群众倒是喜闻乐见。

  那么问题就来了,同样是豪门与美人,我们为什么不讨厌默多克与他的新女友?

  超模Jerry hall小默多克25岁,却年长邓文迪12岁,无论是早年还是现在,她都是美艳不可方物的存在。

  最终由于无法忍受贾格尔不断的劈腿,霍尔于1999年决然宣布与之分手。爱上一个浪子,本来就是爱恋中的雷区,何况是个文艺范儿的浪子。铁打的才子,流水的美人。他的爱与夜晚,从不会只属于一个人。

  霍尔与贾格尔相守了二十余年,生了四个子女,却没有结婚。邓文迪与默多克在婚前即已约定,婚姻每延长一年,她所分得的利益就要增长一分。

  相对于邓文迪,霍尔活得肆意任性,不够精明,甚至把自己的生活长期置于某种危险的不稳态中。可人们依然喜欢她,或者说,我们喜欢的我们理解中的,这个任性的,认真、精致地生活着,不畏缩、不将就的女人。

  几天前,有个刷屏的帖子说,希望每个姑娘都可以嫁给爱情。其实嫁给爱情当然不意味着幸福,甚至常常扩大了危险的系数。但我们依然在内心深处有着一丝残存的希望,无数次我向那些年轻的姑娘宣讲“贫贱夫妻百事哀”的硬道理时,我内心都还残存着这样的希望,希望每个菇凉都可以选择心之所向、肉体之所向。

  所以,当这个59岁的美人选择订婚,哪怕对象是充满争议的默多克。人们依然愿意在谈起他们时,展露欢颜。

  因为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,我们对爱情依然有这样的向往,我们希望单纯总会战胜心机,这是情爱世界的正义总会战胜邪恶。我们希望总有一些向往会穿越那年轻的脸与34D、穿越魅惑的繁华、步步为营的算计、费尽心机的利益绑定。

  我们希望王子不瞎,不要选继母那野心勃勃的女儿,哪怕是睡意昏沉的老王子。

 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:王笃若 来源:花儿街参考 转载请注明作者、出处並保持完整。

  ?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

  ? 邓文迪 让我讨厌的老少配 相关搜索:邓文迪 默多克

F